当前位置:中国电力新闻网 > 新能源 > 正文

北汽新能源销量“逆市”增三成

时间:2019-10-08 16:07      来源:未知   浏览量:

北汽新能源销量“逆市”增三成

  1~8月,中国乘用车市场延续了销量负增长的情况。随之而来的是,多家车企利润下降、库存增加,一些经销商出现严重的资金问题。此前增势迅猛的新能源车企,也在面临补贴大幅退坡的局面,这使得造车新势力的处境更显尴尬。
  但另一方面,就在部分合资品牌、自主品牌销量下滑之时,豪华品牌却逆市上扬,成为此轮车市寒冬中的一抹亮色。
  “车企如何逆周期生存”、“自主品牌怎样突围”,搜狐财经-搜狐汽车将联合推出系列报道,选取财务、销量两大视角,对主流车企半年来的表现进行专业解读。
  本文为“上市车企半年报分析”第3篇,关注企业为北汽蓝谷。
  
  北汽蓝谷近期公布8月份产销快报显示,截至8月底,子公司北京新能源累计生产新能源汽车19333辆,累计同比减少59.55%;累计实现销量88373辆,累计同比增加26.03%。
  展开剩余93%
  来自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数据显示,今年前8个月,我国新能源汽车产销同比增速为31.6%、32.0%。其中纯电动汽车产销同比分别增长41.4%和40.8%。
  无论从产量还是销量来看,北汽蓝谷的表现不及行业均值。政府补贴再次滑坡后,“新能源汽车第一股”北汽蓝谷露出疲态。
  据北汽蓝谷2019年半年度报告,上半年,北汽蓝谷实现实现营收99.19亿元,同比增长76.63%,录得归母净利润0.95亿元,同期增长9.7%;但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北汽蓝谷净利出现亏损,合计亏损1.23亿元。
  在2018年9月完成重组后,北汽蓝谷原有业务全部置出,主要业务及资产由子公司北汽新能源构成。北汽蓝谷的经营数据,实则凸显了北汽新能源的问题。
  最新的半年报数据,表明北汽蓝谷旗下的北汽新能源增收不增利,主营业务并不挣钱。据搜狐财经不完全统计,北汽新能源最近四年半主业亏损已超过12亿元,且北汽新能源存在两依赖:盈利依赖政府,经营仰仗关联方北京汽车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北汽股份)。
  在新能源补贴政策下,北汽新能源销量增长迅速,但也形成167亿元新能源汽车补贴应收账款。上述补贴到款周期在2年左右,对北汽蓝谷的现金流造成压力,其因现金大幅流出而不得不举债,半年利息支付就达到2亿元。
  而经营中,北汽蓝谷与关联方利益纠葛不清。北汽股份“代收”北汽新能源的新能源补贴款,由此北汽新能源对北汽股份的应收账款、票据金额达到135亿元的;甚至北汽新能源“赊账”销售汽车给关联方华夏出行,形成13亿元的应收账款,挤占自身资金。
  新能源车销量逆势增长,盈利依赖政府补助
  今年上半年,北汽蓝谷实现汽车销量65159辆,同比增长21.57%,实现营收99.19亿元,同比大增76.63%。
  汽车卖得多,车企不得见挣得多,这点在北汽蓝谷身上表露出来。
  今年上半年,北汽蓝谷实现归母净利润9524.42万元,同比仅增长9.70%,而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净利润为亏损1.23亿元。
  换言之,北汽蓝谷主营业务仍处于亏损状态,而帮助其将净利润回正的,则是来自非经常性损益项目获得的收益。
  北汽蓝谷半年报显示,其上半年获得了2.19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其中来自政府的补助就达到2.08亿元。
  依赖政府补助弥补自身“造血”能力的不足,并不是第一次出现在北汽蓝谷财报中。
  2018年9月27日,北汽新能源借壳SST前锋(上市公司更名为北汽蓝谷)完成上市,上市公司原有资产和负债全部置出,主要业务及资产由子公司北汽新能源构成。北汽新能源也凭此成为A股第一家新能源整车上市企业,财务数据并表入上市公司北汽蓝谷,上市公司平台业绩全来自旗下北汽新能源。
  北汽新能源借壳上市前公告显示,2015年、2016年及2017年前10月,北汽新能源分别实现归母净利-1.72亿、1.28亿和5361.77万元,其中包括非经常性损益4491.06万元、2.57亿元和3616.53万元。
  这意味,若扣除非经常损益,北汽新能源2015年、2016年归母净利皆为负,主营业务合计亏损3.46亿元,仅2017年前10月取得约1700万元左右净利。
  在北汽新能源获得的非经常性损益中,政府补助占了多数。以2015年、2016年为例,北汽新能源获得的政府补助分别为5796.28万元、1.48亿元,占当期非经常性损益的77.48%、57.59%。
  到了2018年,北汽蓝谷扣非净利润大幅亏损7.29亿元,但在9.18亿元的政府补助下,北汽蓝谷当年录得8.85亿元的非经常性损益收入,帮助北汽蓝谷实现1.56亿元归母净利润。
  从上述数据可看出,不考虑2017年缺失的2个月数据,北汽新能源在最近的四年半里,北汽新能源主营业务亏损接近12亿元,但政府补助超过13.32亿元,两项相抵,北汽新能源处于微盈状态。
  从最新的半年报,可见北汽新能源的盈利难题。 
  半年报显示,北汽蓝谷上半年总营收99.19亿元,营业成本89.79亿元。此外,北汽蓝谷当期还有5.83亿元的销售费用支出、3.30亿元管理费用支出,1.58亿元研发支出以及1.82亿元财务费用支出,各项累加,营业总成本达到102.6亿元,营业收入已无法覆盖成本。
  政府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款,成为新能源车企盈利的重要因素。
  今年的8月31日,北汽蓝谷连发公告,宣布分别获得政府补贴5亿元和2.28亿元。根据公告,前者将直接计入北汽蓝谷的当期收益,后者则直接用于冲减北汽蓝谷当期应收新能源补贴款。
  此外今年7月9日和6月27日,北汽新能源分别获得黄骅市政府拨付的新能源汽车产业扶持资金3000万元和青岛莱西市财政局扶持资金约1.44亿元,两笔款项均直接计入当年收益。
  2月,北京新能源还曾公告收到北京市财政局转拨支付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中央补助资金10.54亿元。
  至此,据不完全统计,本年度北汽蓝谷前后共有近20亿元补贴入账,其中6.7亿元被记为当期收益,剩余部分则用于冲减应收补贴。
  新能源补贴占应收账款七成,账期长现金流承压
  作为A股首家新能源整车上市公司,北汽蓝谷披露的应收账款情况,让外界一窥新能源补贴对车企的影响。截至今年6月末,北汽蓝谷应收账款229.45亿元,同比增长了33.01%,占其总资产的44.12%。北汽蓝谷称,应收账款增长主要源于,应收新能源补贴款增加所致。
  在按信用风险特征组合计提坏账准备的应收账款科目中,北汽蓝谷披露其应收账款总额231.87亿元,其中有166.91亿元的新能源汽车补贴款,占其总应收账款的72.98%。剩下65.96亿元的未回笼资金,则主要包括整车、材料销售货款及其他。
  对于近170亿元的新能源补贴款,北汽蓝谷未计提任何坏账准备,显示其对能够如期收到上述款项有充足信心。
  何时能够收回,北汽蓝谷在财报中并未披露,也未详细披露新能源补贴款的账龄情况。但对于约230亿元的应收账款,北汽蓝谷披露其中151.13亿元账期在一年以内。
  而从北汽蓝谷近期公告收到的新能源补贴公告,可以看出这类应收账款账期问题。今年2月22日,北汽蓝谷公告收到的10.54亿元新能源补贴,是北京市财政局转拨支付的国家2016年、2017年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中央补助资金。
  5月份北汽蓝谷公告收到的11.3亿元新能源补贴,则是北京市财政局预拨2017和2018年度中央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同一份公告中,北汽蓝谷还称收到了一笔新能源汽车2016年度中央清算补助资金2493万元。
  由此可见,政府新能源补贴账期在一至三年不等。这一情况不只北汽蓝谷独有。为防范骗补,政府部门对新能源汽车补贴下发有严格规定,涉及发改委、财委等政府部门,审批环节多、流程长,从而延长新能源汽车补贴回款周期。
  如今年3月,工信部公示了总额高达126亿元的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助资金清算审核初审车辆信息,而补贴的车辆是2015及以前和2016年度,距今已经三四年。
  新能源汽车补贴回款周期长,对车企的资金造成压力。在收到新能源补贴资金的公告中,北汽蓝谷均表示,收到的补贴款项将直接冲减子公司的应收新能源补贴款,不影响当期损益,将对子公司现金流和降低资金占用产生积极影响。
  同样是在新能源汽车销量上领先的比亚迪,也面临应收账款高企问题。据2019年半年报,包含新能源补贴在内,比亚迪期末应收账款为511.14亿元,位列上市车企首位,占流动资产的比例44.75%。在2015年,比亚迪应收账款只有215亿元。
  新能源客车销量较多的中通客车,在2019年半年报中披露,其应收账款总金额63.36亿元,其中应收新能源客车国家补贴款就达到40.06亿元,占应收账款的63.23%。
  今年的5月22日,中通客车曾公告,收到聊城市财政局转支付的国家新能源汽车推广应用补贴资金6.83亿元。“本次收到的款项将直接冲减应收账款,对公司现金流产生积极的影响。”中通客车称。
  对应收新能源客车国家补贴款,中通客车已经计提1.46亿元的坏账准备。今年上半年,中通客车实现营收32.92亿元,归母净利仅3293.06万元,账上期末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4.59亿元。
  关联交易额占总营收四成,北汽股份“代收”新能源补贴
  但北汽新能源高达170亿元的新能源补贴究竟是尚未回款,还是在关联方手中,存在疑问。
  在2018年5月北汽新能源借壳SST前锋的重组预案修订稿中,北汽新能源称,其自行生产的新平台车型以及与北汽股份合作生产的车型,最终均通过北汽新能源销售体系对外销售。
  但在申请新能源补贴上,北汽新能源在公告中明确表示,其以北汽股份为主体申报新能源汽车补贴。
  
  上述公告截图
  对于补贴款结算流程,北汽新能源称,其与北汽股份签订协议,由北汽新能源向北汽股份销售动力模块、三电及相关零部件。北汽股份按其整车出厂价扣除政府补贴后的价格(包括中央及地方补贴)销售给北汽新能源营销公司,北汽新能源的营销公司按照整车市场指导价最终销售给经销商和客户。
  而北汽新能源的营销公司向经销商和客户销售整车后,向北汽股份支付整车采购款;同时,北汽股份作为合作车型的生产企业,向政府申请新能源汽车补助资金。对于动力模块、三电及相关零部件价款内包含的政府补贴(包括中央及地方补贴),由北汽股份收到补贴款以后,再向北汽新能源支付。
  北汽新能源强调,北汽股份收到销售整车的补贴款后,即向北汽新能源支付相关补贴款,并于三个月内支付完毕,未出现关联方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的情形。
  但在上述公告中,北汽新能源也称,2017年开始,由于国家进一步调整完善了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北汽股份收到新能源汽车补贴款的时间延长至24个月以上,故北汽新能源给予北汽股份的赊销账期相应延长。
  2019年半年度报告显示,北汽蓝谷对北汽股份的应收票据及应收账款总额较期初增加37.50亿元,达134.85亿元,占全部应收账款的58.16%。该数据在截至2017年10月底为64.95亿元,两年时间不到增加了一倍。
  上百亿新能源补贴被形成了关联方应收账款,对北汽蓝谷的资金造成压力。2019年上半年,北汽蓝谷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净流出39.57亿元,投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净流出35.52亿元。
  在现金大幅流出下,北汽蓝谷只能通过筹资增加现金。今年上半年,北汽蓝谷筹资活动净流入71.22亿元,其中通过借款获得现金83.35亿元。
  大量借款增加了北汽蓝谷的财务费用,今年上半年,北汽蓝谷财务费用中的利息支出达到2.07亿元,上年同期,该数字仅655.18万元。
  半年报还显示,截至6月末,北汽蓝谷短期借款80.55亿元,一年内到期非流动负债8.75亿元,而手握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仅有44.37亿元。
  北汽新能源与北汽股份之间新能源补贴款的结算安排,源于双方生产经营机制设计,而这样的经营机制,让北汽新能源同北汽集团及关联方之间产生了大量的关联交易。
  2019年上半年,北汽蓝谷向北汽股份出售商品40.05亿元,占到其上半年总营收的40.38%。同期,北汽蓝谷合计从北汽股份采购商品约45.32亿元,半年时间,北汽蓝谷和关联方之间发生的关联交易金额合计85.37亿元。
  这只是北汽蓝谷预计的关联交易中的一部分。在年初,北汽蓝谷就曾公告,预计2019年全年与关联方发生日常关联交易金额不超过509.58亿元。其中向关联方销售商品、提供劳务金额预计136.23亿元,向关联方采购原材料、接受劳务金额预计288.34亿元。
  而2018年,北汽蓝谷曾和关联方发生的各类关联交易金额为168.38亿元,其中向关联方销售商品、提供劳务金额70.51亿元,向关联方采购原材料、接受劳务金额56.53亿元。向关联方销售商品、 提供劳务金额,也占到北汽蓝谷2018年营收的42.9%。
  在这些关联交易中,北汽蓝谷与关联方的利益纠葛不清。北汽蓝谷还需要“牺牲自己”支援关联方的业务发展。
  2018年,北汽集团名下的海纳川汽车部件和华夏出行现身北汽蓝谷关联交易名单之列。
  公告显示,2018年,海纳川汽车部件向北汽蓝谷采购商品总额约1.47亿元。将时间线拉长至2016年,资料显示,2016年和2017年前10月,海纳川汽车部件还分别从北汽新能源处购买11.44亿和6.09亿元的三电零部件。
  今年上半年,海纳川汽车部件采购数额降至95.87万元,但其此前账款仍未结清,应付账款还余4.23亿元。
  另一边,2018年,北汽集团的共享出行子公司华夏出行全年共向北汽蓝谷采购商品13.95亿元,占总关联交易占比19.85%。
  但同期,华夏出行应付北汽蓝谷的票据及账款总额增加也约13亿元,与华夏出行当期所购商品额规模相近。也就是说,华夏出行旗下平台的运营车辆,均有可能是向北汽蓝谷赊用。
  半年过去,2019年中报显示,华夏出行对北汽蓝谷的应付票据及账款总额增加到20.94亿元,较期初余额仅减少0.36亿元,北汽蓝谷则对此计提0.88亿元坏账准备。
  补贴退坡,新能源车销量仍增长
  从业绩表现上来看,近几年来,北汽新能源的销售业绩与政府补贴政策的变化趋势同步。
  2017年前后,北汽新能源上线了两款EC系列车型,EC180和EC200。凭借最低4.98万元的补贴后售价,北汽新能源将EC系列定义为“国民电动车”。实际销售情况没让北汽新能源失望,当年EC系列售出7.8万台,登顶新能源汽车销量榜。
  一年后,最低续航仅有156公里的EC系列迎来挑战。2018年,新能源汽车补贴政策针对续航里程方面,取消了对低于150公里续航车型的补贴,而续航在150-300公里之间的车型补贴额度相比2017年的补贴标准也下跌22.7%-58.3%。
  EC系列销量应声而落,补贴政策正式实施的6月份,5月还高居单月销量冠军的EC系列跌出榜单前十,单月总销量仅有3台。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面对EC系列两款旧有车型的困境,北汽新能源推出了两款EC系列升级版,分别为EC220和EC3。在保持EC系列一贯低售价的同时,两款车型的最低续航里程有所提升,分别约为200公里和300公里,搭上了补贴变动里程范围的末班车。
  对策产生效果,沉默数月的EC系列重新回归销量榜首。公开资料显示,2018年全年,EC系列合计售出9.06万台,约为第二名奇瑞eQ电动车的两倍。
  高光一闪而过, 2018年底北汽新能源EC系列隐约表现出的疲态爆发。2018年12月,EC系列销量开始滑坡,单月售出8407辆,同比减少36.2%。2019年开年后,EC系列车型直接跌出前十榜单,北汽新能源旗下的其他三大系列车型仅有EU一个系列上榜。
  北汽蓝谷公布的1月份产销快报显示,当月,子公司北京新能源销量减少了43.66%,为4512辆;同期产量142辆,同比减少了98.17%。2月,北京新能源的产销情况依旧走低,产销分别累计减少95.36%和40.37%。
  对此,北汽蓝谷解释称,一是公告中产量未包括与北汽股份联合开发的由北汽股份生产、北汽新能源统一销售的共平台车型,统计口径发生了变化,二是生产向中高端产品倾斜带来的短期影响。
  从产品定位来看,相较于 EC系列,补贴后售价10万元左右的EU系列拥有更高的续航里程以及相对更好的驾驶体验。
  北汽蓝谷在半年度报告中称,上半年,公司先后推出EX5、EX3上市,基于车载智能系统——“达尔文系统”打造的EU5、EX5、EX3等车型销量已占到公司总销量的90%。其中,EU5单品销量排名纯电动乘用车A级细分市场销量第一。
  不过,补贴政策的变化没给北汽新能源留下喘息空间,今年上半年,新能源汽车补贴继续走低,低于250公里续航的车型不再享受补贴;此前250公里至300公里,300公里至400公里两档合并为一档,补贴1.8万元,退坡幅度分别为47%和60%;至于400公里以上的档位。补贴亦腰斩,降至2.5万元。
  北汽新能源当期在售车型无一幸免。
  按上半年北汽蓝谷披露的营收和成本计算,补贴再次退坡之前,其毛利率仅为9.4%,较上年下跌4.7个百分点,处于行业低值。这也意味着,北汽新能源通过让利进行促销的空间愈加逼仄。
  乘用车市场联席会公布的数据显示,截至今年8月,北汽新能源EU系列累计销售6.8万辆,位居单款销量榜首。同期,2017及2018年度新能源汽车销量王——北汽新能源EC系列跌出销量前十。
  同期,比亚迪推出的EV、e5和唐DM系列逆势而上,分别位居累销榜单第2、第3和第4位。三者累计销量逾11.1万辆,超北汽新能源同期全部车型销量。这也表示,北汽新能源连续6年摘得的销量桂冠已经易主。
  今年7月,海南博鳌召开的世界新能源汽车大会上,北汽集团董事长徐和谊公开表示,“去年北汽新能源产销16万,今年预计北汽新能源纯电完成22万。现在看来时间过半,完成任务和目标没有变。”
  若按北汽新能源最新公布的产销数据计算,截至8月底,北汽新能源共完成全年销售目标的40%。这意味着接下来四个月内,北汽新能源月均销售需完成约3.3万辆。

相关新闻

  • 北汽新能源销量“逆市”增三成

    北汽新能源销量逆市增三成 1~8月,中国乘用车市场延续了销量负增长的情况。随之而来的是,多家车企利润下降、库存增加,一些经销商出现严重的资金问题。此前增势迅猛的新能源车...

  • 自主新能源汽车高压下依旧坚挺

    自主新能源汽车高压下依旧坚挺 车市寒冬仍在延续。国内传统燃油汽车产销量跌跌不休,令人不安;相比之下,国内新能源汽车产销量尚能保持增长,令人振奋。 中国汽车工业协会近...

  • 新能源三电终身质保开创行业先河

    新能源三电终身质保开创行业先河 随着新能源汽车产业的普及,一个品牌想要一鸣惊人,不能再只靠嘴上功夫,消费者更加看重车企的硬实力,想要打造爆款,首先研发实力要够。在今年的瑞...

  • 新能源车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新能源车需要解决哪些问题 当今的汽车市场里,新能源汽车可谓是大放光彩,在国内的销量表现十分可观,并且发展速度上相比于国际市场也有着一定的优势。但回到实际的使用层面,...

  • 又一家新能源车企将倒下!月销28辆

    又一家新能源车企将倒下!月销28辆 虽然中国汽车行业步入不景气已经是不争的事实,并且相较去年销量上总体持续下滑,在加上部分城市将国六排放标准提前实施,让部分车企无车可...

友情链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