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电力新闻网 > 节能环保 > 正文

永清环保加码固废业务股价上涨

时间:2020-02-10 09:13      来源:未知   浏览量:

永清环保加码固废业务股价上涨

自2月3日股市开盘以来,不到一周时间, 永清环保 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清环保”,300187.SZ)从断崖式下跌的4.04元/股股价逐渐追平此前5元/股的正常数值。
 
值得注意的是,永清环保此时正面临着多项危机。1月21日,永清环保发布公告称,公司因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以下简称“证监会”)立案调查。
 
除此之外,在调查前,永清环保就因为隐瞒实控人判刑消息被问询,以及因为控股股东湖南永清环境科技产业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永清集团”)违规占用上市公司资金收到过《警示函》。更令投资者“心寒”的是,在此期间,作为控股股东的永清集团却忙着减持股份,套现金额达到5723.14万元。
 
永清环保这一系列的“操作”是否是对其投资者负责任的行为还未有定论,证监会正对其进行立案调查,但永清环保除了3日开市股价断层下跌之后,近几日的股价逐渐回暖。难道永清环保存在的问题并未影响投资者对其企业发展的信心?
 
因信披违规被立案调查
 
1月21日,永清环保发布《关于公司及控股股东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的公告》。该公告披露,2020年1月20日,永清环保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永清环保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同日,永清集团也收到证监会下发的《调查通知书》,永清集团涉嫌信息披露违法违规被立案调查。
 
至于这“信息披露违法违规”所指为何,公告中并没有给出具体解释。然而,早在被立案调查的《调查通知书》下发之前,永清环保和永清集团就陷入了信披疑云。
 
首先就是永清环保未及时向投资者公布实控人刘正军因犯单位行贿罪被判刑的消息。
 
2019年7月29日,众多媒体突然发现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一则新公告,刘正军在2018年9月29日因涉嫌单位行贿罪被永州市人民检察院刑事立案审查,次日由永州市公安局执行逮捕后受到刑事处罚,被判刑十五个月并处罚金20万元。
 
但是,自2018年9月至2019年7月,永清环保并未披露期间与此有关的任何消息。
 
其次,2019年7月1日,永清环保公告称,控股股东永清集团在2018年4月至5月期间,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99亿元。直至2018年12月,永清集团才清偿资金占用本息。湖南证监局对永清环保出具警示函。同时,公司时任代理董事长及总经理申晓东、财务总监刘敏也被湖南证监局出具警示函。
 
实控人入狱“不值一提”?
 
裁判文书网公告,刘正军于2018年4月4日被立案调查,同日被留置羁押。2019年7月3日刑满释放。
 
这期间,永清环保未给出具体的相关公告。只是在2018年4月11日公告提到,刘正军因“个人原因”在4月10日被有关机关要求“协助调查”,暂时无法履职。
 
个人原因、协助调查都是模糊的说法,与“判刑十五个月”的最终结果相比,这两个用词似乎轻巧了许多。
 
事实上,有关机关查明,刘正军在2013年至2016年期间,为永清集团及其下属公司谋取不正当利益,以及为了将来获取更多利益,以提前庆祝生日、拜年、祝贺升任、乔迁新居、女儿升学等名义,用永清集团资金多次送给时任湖南省政府办副主任王华平人民币155万元、港币20万元、美元1万元。
 
此外,判决书披露,2015年,永清公司向湖南和则兴工程有限公司提供借款2000万元。这与刘亚军表述的,2015年5月份,王华平安排人出面借2000万元人民币炒股的事件在时间和金额上都十分契合。
 
永清环保实控人“坐牢”的消息引起深交所关注。8月5日,深交所向永清环保下发关注函,要求说明公司实控人涉嫌行贿被判刑、对外提供2000万元借款等事项,是否履行了信披义务。
 
8月7日,针对深交所问询函,永清环保回复称,刘正军在被调查期间,公司难以与其进行持续有效的沟通,直到去年12月公司才获悉其被逮捕。因当时刘正军已不在公司任职,公司未对后续调查事项及其进展作进一步披露。
 
这样的“解释”却有值得商榷之处。一说刘正军调查期间难以进行沟通,可是在2018年10月22日,永清环保公告表明董事会在3天前收到刘正军的书面辞职申请,刘正军因个人原因辞去公司董事长、董事、总经理等相关职务。此时是如何进行的“沟通”?
 
二说刘正军不在公司任职,所以就没有公告其入狱消息。据企查查显示,刘正军以60.73%的受益股份成为永清环保的疑似实控人。实控人入狱难道不需要告知投资者吗?
 
“随即而来”的财务危机
 
2019年7月1日,永清环保公告称,湖南证监局对公司以及公司时任代理董事长申晓东、财务总监刘敏出具警示函。
 
原因是,控股股东永清集团在2018年4月至5月期间,累计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资金1.99亿元。直至2018年12月,永清集团才清偿资金占用本息。
 
随后,永清集团又完成了对永清环保的股份减持计划。截至2019年11月29日,累计减持其持有永清环保股份合计1036.8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1.61%,减持套现5723.14万元。永清集团给出的减持理由是“为纾解自身流动性困难”。
 
结合实控人刘正军“协助调查”的时间,似乎刘正军在永清环保的“缺席”给永清环保的日常经营带来的重大的影响。例如,永清环保2018年的两个收购项目在即将谈成之际,都因为刘正军事件而终止。
 
公开资料显示,永清环保2004年成立,于2011年3月在深交所上市,是一家以固废处置为主营业务的环保企业。曾入选2019年中国十大最具价值固废上市公司。
 
2013年—2017年,永清环保连续5年盈利。2018年,随着刘正军的获罪入狱,永清环保2018年业绩也由盈转亏,全年营业总收入为9.51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22.61%;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1.6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滑216.11%。
 
永清环保公告表示,公司商誉、应收款项等资产计提减值损失、诉讼事项等导致发生非经常性损失、银行贷款增加等导致财务费用等原因致使业绩下滑。
 
既然永清环保的经营环境出现问题,为何年后开盘其股价却一路回升?
 
2020年2月4日,永清环保发布《关于公司现金收购湖南省昌明环保投资有限公司51%股权及相关方债权暨关联交易的公告》,表示将进入医废行业。
 
永清环保对外称,废弃污染口罩安全处置是疫情防控完整链条上的重要一环。公司相关的垃圾焚烧发电项目已设置了废弃口罩回收监督和捡拾岗,电厂员工轮番值守。该公司还组织专人消毒杀菌废弃口罩运输车辆,采取废弃口罩立即投入焚烧炉等专项措施。
 
永清环保作为处置固废的环保企业,如果如永清环保所说,其在疫情中的重要作用自然举足轻重,投资者们看好其二级市场也无可厚非。截至2月8日,永清环保收盘价为4.83元/股。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