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电力新闻网 > 核电水电 > 正文

“鬼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怎么样了?

时间:2020-02-07 16:16      来源:未知   浏览量:

“鬼城”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怎么样了?

1986年4月26日凌晨,位于苏联乌克兰加盟共和国首府基辅以北130公里处的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猛烈爆炸,反应堆机房的建筑遭到毁坏,同时发生了火灾,反应堆内的放射物质大量外泄,周围环境受到严重污染,造成了核电史上迄今为止最严重的事故。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共有4个功率均为100万千瓦的核反应堆,其发电量占乌克兰总发电量的50%,并向大多数东欧国家提供重要电力。但该核电站的反应堆是20世纪70年代引进的水冷式石墨慢化反应堆,铀燃料棒放在一大堆石墨中,由石墨有效地控制反应的速度,从而产生推动涡轮机的蒸汽。
 
由于石墨反应堆不够安全,许多年以前就被西方国家抛弃了。
 
这种反应堆的冷却系统一旦发生故障,堆芯石墨棒的温度就会猛增,直至超过熔点而导致熔毁事故。
 
 
1986年4月25日,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第4号反应堆的工作人员违反操作规程连续切断反应堆的电源,使主要冷却系统停止工作。于是堆芯温度迅速升高,造成氢气过浓,以至26日凌晨发生猛烈爆炸,爆炸引起机房起火,浓烟使人呼吸困难,放射性物质不断外溢。
 
核电站所在地区有2.5万居民,这些居民从26日晨开始疏散,疏散共用了34个小时。
 
 
核电站发生事故后,大量放射尘埃污染到北欧、东西欧部分国家,瑞典、丹麦、芬兰以及欧洲共同体于4月29日向苏联提出强烈抗议。瑞典国家放射学研究所发言人说,这次事故后飘落到瑞典东部沿海地区的放射物质的含量已超过正常标准的100倍。
 
瑞典北部的福尔斯马克核电站周围10公里范围内发现放射尘埃增多,600名工人被迫撤离核电站,近千名居民排着长队等候接受放射性尘埃的检查。丹麦首相施吕特强烈谴责苏联未能立即就核电站发生的事故向其邻国发出警报。
 
 
受到污染最重的是波兰,波兰政府专门成立了由副总理牵头的委员会,负责处理这起事故的危害等有关问题,并采取措施防止核电站溢出的放射尘埃危害波兰人的健康,指示人们不要食用喂养青饲料的奶牛所产的牛奶,向有关地区18岁以下居民发放碘化钾。南斯拉夫政府也要求居民不要利用雨水,不要饮用放牧于野外的牛羊的奶,不要生吃新鲜蔬菜。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事故后五个多月才恢复发电,使苏联蒙受了巨大损失。据苏联官方公布,这起事故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达20亿卢布(约合29亿美元),如果把苏联在旅游、外贸和农业方面的损失合在一起,可能达到数千亿美元。同时,在核事故的危害下有33人死亡,300多人因受到严重辐射先后被送入医院抢救,有更多的人受到不同程度的辐射污染。
 
为了防止进一步的辐射,苏联将28万多人疏散到了辐射区以外。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的鬼城普里皮亚季镇,墙上装饰着涂鸦之作。1986年4月26日,乌克兰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四号机组发生爆炸,造成史上最严重的核事故,迫使成千上万人逃离、造成长期的健康、农业以及经济灾难。附近的普里皮亚季镇已经被抛弃,核辐射污染让这里成为危险区域。
 
 
 
2011年4月26日是这起核事故25周年纪念日,但核电站及其周围城镇依然保持着灾难发生时的情景,宛如一座座鬼城,这里的时间仿佛已经静止。图中是距离切尔诺贝利核电站最近的普里皮亚季镇,一栋废弃建筑中依然保存当年的情景。
 
 
灾难发生后,成千上万人的生命受到威胁,森林和农田遭到污染。爆炸释放的核辐射是美国广岛原子弹释放的和辐射量的400倍。站在普里皮亚季镇一座旅馆的顶楼上向远处看,这座小镇当初是为了方便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中的工人建造的。
 
现在,科学家们依然在争论到底有多少人死于这场核污染事故。普里皮亚季镇一家游乐场中,满是灰尘的碰碰车已经锈迹斑斑。这个位于切尔诺贝利30公里远的小镇,自从核事故发生以来空无一人。当核事故发生时,前苏联官员并未立即通报灾情,就连普里皮亚季镇的居民也不知道。
 
 
街角的杂草是普里皮亚季镇唯一可以看到的活的生命体。尽管政府发出官方警告,但依然有几百名当地居民返回这里。普里皮亚季镇列宁大街上一个被抛弃的家具店。切尔诺贝利核电站爆炸产生的大面积放射云,扩散到欧洲许多地区,迫使成千上万的民众逃离家园。世界卫生组织上周表示,曾有60万人暴露在高辐射污染下,4000人死于癌症。时间倒流:普里皮亚季镇一所学校小卖部中,收银机已经被严重腐蚀。荒废的公寓楼:这个饱经风霜的16层公寓楼顶上,还有前苏联的盾徽,看起来似乎已经几十年无人居住。
 
 
永远的纪念:在废弃的核电站前面,有一座切尔诺贝利核事故遇难者纪念碑。航拍历史图片:1986年4月份切尔诺贝利发生核事故后,核电站上空的航拍图片。棺材内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发生爆炸的四号机组,泄露出大量核辐射,后被专家打造的巨型棺材包住埋入地下。图中是棺材内部的情景。
 
 
 
1986年6月13日,一架直升机正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周围地区喷洒净化核污染材料。普里皮亚季镇一个幼儿园中,散落在碎石堆中的防毒面具和儿童玩具。普里皮亚季镇一个幼儿园中,混乱不堪的床铺。一名男子回到切尔诺贝利附近的Lomysh村。这个村子位于白俄罗斯境内,核事故发生后被划入撤离区。鸟类学家伊格尔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冷却池上方的木头上,发现一窝小鸟。他研究的项目是在高辐射情况下,对比鸟类的出生率和幸存率。
 
 
对鸟类、昆虫以及蜘蛛的研究暗示,切尔诺贝利地区的许多物种数量很少。2000年11月10日,被核辐射污染的汽车静静地停在切尔诺贝利核电站附近。大约1350辆前苏联推土机、公共汽车、坦克、运输机、消防车以及救护车,被用于救灾。
 
2011年4月20日,带着防护罩的工人正在白俄罗斯的Bogushi村附近植树,这里将成为自然防风林,阻止放射性物质被吹走。五分之一的白俄罗斯农业用地被污染。
 
 
2006年4月3日,乌克兰Rudo地区的学童,带着防毒面具进行核安全演练。
 
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中的休闲娱乐中心,水池中的水经过25年的蒸发已经干涸。
 
 
普里皮亚季镇列宁大街上已经生锈腐蚀的电话亭。前苏联负责处理管理切尔诺贝利核电站事务的官员瓦斯里在今天的记者招待会上承认,官方对核事故几乎没有任何准备。时间静止:墙上挂着的时钟早已停止,时间永远静止在灾难发生的那一刻。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