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电力新闻网 > 电力信息 > 正文

新能源项目收购法律风险管控

时间:2020-02-10 10:58      来源:未知   浏览量:

新能源项目收购法律风险管控


行业属于典型的政策驱动型行业,行业兴衰发展与国家主管部门的行业政策,甚至地方政府的政策导向息息相关。在政策变化之后,很多收购方在迷茫、等待、无尽的沟通协商中错失了解决问题的黄金时间,最终把政策变化的风险全部“落”在了自己的身上。今天,我们通过几个案例来为您分析政策变化后的应对处理问题。

(来源:微信公众号“阳光时代法律观察” ID:sunshinelaw 作者:葛志坚)

一、新能源行业政策变化是否属于“情势变更”?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中华人民共和国合同法〉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合同成立以后客观情况发生了当事人在订立合同时无法预见的、非不可抗力造成的不属于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继续履行合同对于一方当事人明显不公平或者不能实现合同目的,当事人请求人民法院变更或者解除合同的,人民法院应当根据公平原则,并结合案件的实际情况确定是否变更或者解除”。

上述司法解释明确了“情势变更”原则;那么新能源行业发了很多重大的、扭转整个行业发展的政策变化,是否属于上述司法解释规定的“重大变化”呢?

遗憾的是,在我们检索的案例中,鲜有政策变化被司法机关认定为属于“情势变更”的。在佛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在“广发信德投资管理有限公司与陈刚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中直接认为,“光伏行业存在不利因素,明显属于该行业商业风险的重大变化”。

二、持股时间的长久

——决定了是否能够解除股转协议

很多收购协议中明确约定了收购的目的(通常是为了开发、建设某项目)、协议的解除条件(如指标、用地等核心项目批文在规定时间内无法办理)。由于国家或地方的政策变化,协议的解除条件已经成就;但收购方在与转让方沟通、协调中浪费了大量的时间,直到转让方提起催要股权转让款的诉讼,方才匆忙发出“解除通知”。此时,收购方能够依据收购协议的约定去解除股转协议呢?

单纯从法条规定的角度,收购方解除股权转让协议似乎没有问题:《合同法》只在第九十五条明确了解除权的消灭(法律规定或者当事人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期限届满当事人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以及法律没有规定或者当事人没有约定解除权行使期限,经对方催告后在合理期限内不行使的,该权利消灭),并没有明确规定法定解除的情况下,经过多少时间权利人不行使解除权,解除权就会消灭。但从司法实践来看,司法机关运用了“交易安全”这一原则填补了《合同法》关于解除权消灭的“漏洞”(或可以说创造了一项规则)。

更为重要的是,对于司法机关来讲,基本上认为股权转让协议的目的就是变更股权,很难认定为开发、投资建设项目。

在“淮北矿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与新光集团有限公司股权转让纠纷”中,股权变更登记后,出现了政府要求关停煤矿的重大政策变化。但股权收购方在转让方索要股转款时,被动提出要求解除股转协议的诉求,此时股权变更登记已经过去了四年。虽然没有任何明文法律规定解除权已经丧失,但最高人民法院仍认为其丧失了解除权(基于交易安全、保证交易秩序等多种因素考虑)。

三、在政策变化后的支付股转价款

——以实际履行行为变更合同约定?

所谓以“实际履行行为”变更合同约定,同样没有《合同法》上的明确依据,但经常出现在司法机关的判决主文当中。

在“新疆龙煤能源有限责任公司与郑北平股权转让纠纷一案”中,案涉项目处于当地风景名胜区中,但地方政府执法尺度一直较宽松;签署股权转让协议后,地方政府加大了执法力度,案涉项目已经不可能获得进一步开发建设,故收购方以“情势变更”为由要求解除股权转让协议。

最高人民法院驳回了收购方的诉请,认为:收购方在2010年7月9日已经明知政策调整,但在2012年11月9日的复函中明确表示继续推进,2013年5月8日仍支付股权转让价款,以实际行为继续履行合同。因此,“本案并不适用《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若干问题的解释(二)》第二十六条情势变更的规定”。

可见,司法机关实际上是在用判例填补成文法的漏洞,明确了实际履行行为(如继续支付股转价款)可以起到变更合同约定的法律后果。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