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电力新闻网 > 电力信息 > 正文

“一带一路”核电出口国际竞争力分析

时间:2020-02-01 10:12      来源:未知   浏览量:

“一带一路”核电出口国际竞争力分析



核电市场竞争激烈,中国核电出口面临着来自业主国复杂需求和核电出口国竞争优势的双重挑战。本文在总结中核集团核电国际市场开发经验的基础上,重点分析了世界核电出口国的核电竞争力,提出了中国核电出口竞争力提升策略, 为我国在“一带一路”核电市场出口三代核电机组提供参考。
(来源:微信公众号“能源杂志”  ID:energymagazine作者:顾有为)
“一带一路”核电出口国际形势
能源问题是制约“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经济和社会发展的主要问题之一。2011年福岛事故后,核电的发展并未停止,具有更高安全性能的三代核电技术反而迅速发展。
三代核电机组满足“美国先进轻水堆用户要求文件(URD)”和“欧洲用户对轻水堆核电站的要求文件(EUR)”,其在加强国家能源安全、缓解区域电力短缺、减少煤炭石油等化石燃料价格波动的影响越来越受到“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的青睐。
英国、捷克、沙特、阿根廷、巴基斯坦、印度等这些国家正在逐步制定和调整核电中长期发展规划,同时也在引进安全可靠的核电机组。
目前,世界上仅有俄罗斯、美国、法国、中国、韩国、日本六个国家具备出口三代轻水堆核电机组实力,六个国家的三代核电出口竞争力又各具特点。近10年,六大核电出口国利用各自三代核电的优势签订或拟签订的三代核电机组出口合同如下表所示。
在实际核电出口招标过程中,一方面, “一带一路”沿线国家由于缺少三代核电运营经验和管理人才,很难把握核电供应商提供的投标文件是否满足自身核电发展需求;另一方面,由于核电出口合同的保密性,核电供应商很难通过官方消息获得成功签订核电出口合同的决定性因素。因此, 业主国和出口国都需要通过收集各项资料、制定指标来准确评估各自潜在供应商和竞争对手的核电出口竞争力。

核电出口竞争力分析
国际原子能机构(I A E A)于2007年评估了世界三代核电机组出口特点,提出了业主国引进核电首堆时需要考虑的5个因素:三代核电技术、核燃料循环、融资条件、技术经济性和技术转让。这5个因素直接或间接反映了核电出口国的竞争实力。
在实际核电招投标过程中,除了上述因素之外,政府外交和政策支持成为了影响业主国签订核电总承包合同的重要因素之一。因此,在IAEA评估的基础上,可以从三代核电技术、核燃料循环、政府支持(包含政策、融资和外交)、技术经济性和技术转让五个方面进行核电出口竞争力分析。
1. 三代核电技术
三代核电技术核心竞争力主要包括核电安全与设计性能验证、示范电站良好运营记录、合理准确的建设周期。
在核电安全与设计性能验证方面,六大核电出口国开发的三代核电机组均能满足核电安全性要求。各类型号的三代机组设计寿命均为60年, 在核电站安全防御第四层次中强化了能动和非能动安全系统布置。
以美国AP1000为代表的非能动系统主要包括:安全注入系统、非能动安全壳喷淋系统、非能动氢气催化燃烧系统;以法国EPR为代表的能动系统主要包括:余热排出系统、辅助给水系统等。核岛采用双层安全壳设计,内设应急事故中堆芯捕集系统或者堆腔注入系统。
由于早期核电技术的积累和发展,美国、俄罗斯、法国在三代核电领域仍然具备强劲的技术优势,三国设计的三代核电机组相继较早通过了URD和EUR审查,满足美国或者欧洲核电安全设计性能要求。
在示范电站建设和运营方面,韩国于2016年12月底建成并投产国内第1台APR1400-新古里3号机组, 成为6种型号三代核电机组中最早投入运营的机组。
2018年3月,海外第1台APR1400 -阿联酋Barakah 1号机组建成并开始申请装料。俄罗斯于2017年2月底正式将国内首台V VER12 0 0-新沃罗涅日6号机组投入商运。2018年下半年,美国AP1000-三门1号和法国EPR-台山1号机组在中国陆续建成首台机组, 并开始投入商运。
与此同时,中国“华龙一号”HPR1000示范电站-福清5号计划于2018年年底冷试,海外首堆-巴基斯坦Karachi 2号也进入安装向调试过渡期。
在核电建设周期方面,假定各种设备制造技术和施工工艺都很成熟的情况下,美国AP1000的建设周期计划为42个月,紧随其后的是韩国APR1400计划工期47个月,法国EPR和日本ATMEA-1计划工期48 个月,中国HPR1000计划工期50个月,俄罗斯VVER-1200计划工期54 个月。
然而随着三代核电的建设,由于技术准备不足和设计方案不成熟等原因,AP1000和EPR建设都不断超期,ATMEA-1尚未动工,而俄罗斯、中国、韩国在三代核电建设方面优势明显。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