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中国电力新闻网 > 电力市场 > 正文

汽车板块为何宁德时代一家独秀?

时间:2020-02-04 09:25      来源:未知   浏览量:

汽车板块为何宁德时代一家独秀?

回顾2019年宁德时代的一系列举动,可以发现它的核心逻辑不仅在于确定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供货单。它布局上游材料端,为日后增加的装机量做准备。同时,它正在开拓新的市场,多元化布局。

2月23日,鼠年股市一开市,千股跌停。汽车板块也是一片惨绿,不是在跌停,就是走在跌停的路上。但是,宁德时代却逆势上涨,盘中涨幅达9.89%,股价达今日最高143.48元/股,收盘股价为135.36元/股,涨3.67%

千股跌停,汽车板块为何宁德时代一家独秀?

昨日它发布公告,确定与特斯拉的动力电池供应协议,毋庸置疑是刺激股价上涨的利好消息。

根据公告,宁德时代拟与 Tesla, Inc.以及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签订《Production Pricing Agreement (China)》。协议中约定,宁德时代将向特斯拉供应锂离子动力电池产品。供货有效期限从2020年7月1日至2022年6月30日。目前,宁德时代、Tesla, Inc.已签署该协议,尚需特斯拉(上海)有限公司签署。

拿下特斯拉,将帮助宁德时代维持动力电池产销增长空间。特斯拉旗下的Model 3是高端新能源汽车的热销车型,即将到来的Model Y拥有不少潜在关注消费者。这两款纯电动车是特斯拉,也是30万元以上新能源汽车市场的爆款车型或潜在爆款。

若回顾2019年宁德时代的一系列举动,可以发现它的核心逻辑不仅在于确定全球新能源汽车的动力电池供货单。它布局上游材料端,为日后增加的装机量做准备。同时,它正在开拓新的市场,多元化布局。

当前新能源汽车市场内,松下、三星、LG化学拥有一定的技术优势,同时手握重磅国际车企客户,是宁德时代需迎战的强敌。为稳住客户的心,守住全球锂电池的头部地位,宁德时代用更加领先的技术、更好的成本控制能力和更加完整的产业链,与强敌硬碰硬。

新技术:CTP技术大幅降低电池成本

去年9月德国法兰克福国际车展上,宁德时代展示全新的CTP高集成动力电池开发平台(Cell To Pack),即电芯直接集成到电池包。随后其联合开发者北汽新能源也发布了CTP电池包的一些信息。

宁德时代面对大电芯、大模组或无模组的趋势而开发出的电池包,是全球首款CTP电池包。此后蜂巢、比亚迪陆续都展示出自己的CTP方案。

CTP的开发,是要减少标准电池包的缓冲区,从电池直接过渡到电池包。它的目的,一方面要确保能量密度的提升,另一方面要确保系统的安全。

宁德时代在一份文件中展示的模组迭代路线为:2017(标准化模组Standard)-2018(大模组Bigger)-2019(大型模组Larger)-2020(集成模组/无模组Integrated)。CTP即是它的2020年集成模组技术。

宁德时代称,由于省去了电池模组组装环节,较传统电池包,CTP电池包体积利用率提高了15%-20%,电池包零部件数量减少40%,生产效率提升了50%,电池包能量密度提升了10%-15%,将大幅降低动力电池的制造成本。

宁德时代的多样化的模组设计,可以满足大众MEB电动车专属平台、特斯拉集成式电池子模块的设计需求。

配套关系:国内合资六大国企,国外搞定七大巨头

宁德时代与车企的关系可以用“海外合作,国内合资”来概括。

截止至目前为止,宁德时代基本与大型“国家队”汽车制造商达成股权层面或业务层面的合作。它与北汽、长安、上汽、东风、广汽、一汽,以及吉利都存在直接或间接的股权合作。(参见宁德时代集齐“国家队”六大!)

与OEM合资建厂,一方面是向对方保证供货的及时性,另一方面大规模造电池可有效地降低成本,在价格方面占据有利地位。虽然电芯利润率存在降低的趋势,但量大多销,宁德时代也可维持稳定的利润率。

合资企业之一时代上汽今年下半年已开始生产电池,并从10月份开始进入国内动力电池企业TOP10排行榜。

最令宁德时代股东振奋的应是大众、宝马、戴姆勒、本田、沃尔沃、丰田、特斯拉国际车企的订单。

2018年,大众、戴姆勒与宁德时代签订电池供应合同,宁德时代从此进入了两家跨国车企巨头的动力电池供应链体系。到2019年,它的海外客户扩充至七家。

去年2月份,宁德时代与本田在东京签订合作协议。根据协议,2027年前,宁德时代将向本田保供电量约56GWh的汽车锂离子动力电池。

5月份,宁德时代与沃尔沃签订亿元动力电池合作协议。宁德时代将在全球范围内为沃尔沃即将推出的汽车开发平台SPA2平台,以及已广获认可的CMA平台供应全平台电池模组。

6月,丰田在东京宣布在电动化领域,未来将从多家供应商采购电池,其中即包括宁德时代和比亚迪。

11月,宝马增加对宁德时代的订单,从2018年中期宣布的40亿欧元订单额增至73亿欧元(约合568亿元)(合同期限从2020年到2031年),其中宝马集团为45亿欧元,宝马中国生产基地为28亿欧元。

今年一开年,宁德时代发布公告称,与特斯拉达成两年供货协议。

国内合资基本多在2018年实现,宁德时代2019年的主题即是海外合作。

多元应用市场:电动船舶、两轮电动车和换电

宁德时代正在探索新的应用场景,如电动船舶、两轮电动车和换电。

电动汽车市场空间虽未来潜力巨大,但当前技术和市场环境决定了它的规模有限,无法创造出可与内燃机车相媲美的市场空间。

因此,它的磷酸铁锂电池不再单单用于储能和商用车,范围向电动船舶、两轮电动车及其换电延伸。

磷酸铁锂电池对电动商用车和储能更为合适。低成本的磷酸铁锂电池能够满足较低行驶里程的乘用车需求,以及物流车、卡车等价格敏感的车型需求。储能市场空间甚至可能超过动力电池。虽然储能电池不局限于磷酸铁锂和三元锂,但“目前看大量应用场景下磷酸铁锂更为合适。”

去年,宁德时代与哈啰出行合作,加码两轮电动车市场,推出定位两轮电动车基础能源网络的“哈啰换电服务”。它盯上的是一个受国家环保要求限制,导致铅酸电池使用受限,份额又极大的两轮车市场。在哈啰出行看来,两轮电动车的强烈需求,也意味着换电的大机遇。

与此同时,宁德时代开启了在电动船舶领域的应用。它与多方签署了在电动船舶领域的合作意向协议。

产业链布局:大肆买矿

宁德时代的产业链纵向一体化布局越来越宏大。围绕着高镍电池及下一代电池的成本,宁德时代通过“买矿”,掌握对上下游的定价主动权。

“协作配合”可能无法保证资源供应上的安全性,宁德时代更倾向于采取入股和合资的模式,备战镍、钴、锂矿。

2018年,宁德时代就开始着手镍资源的布局。它参股北美镍业North American Nickel Inc,与格林美、青山钢铁、印度尼西亚 IMIP 园区、日本阪和兴业株式会社签署了《关于建设印尼红土镍矿生产电池级镍化学品(硫酸镍晶体)(5万吨镍/年)项目的合资协议》。

锂矿层面,去年9月,宁德时代通过全资子公司香港时代认购澳大利亚锂矿企业 Pilbara Minerals 公司1.83亿普通股,占总股本的8.5%。这家外资锂矿企业同样是LG化学的锂矿供货商。LG化学出资3.09亿美元与Pilbara新建3万吨锂矿产能,2020年1月投产。更早在2018年,宁德时代通过加拿大时代持有北美锂业 North American Lithium lnc.(NAL )43.59%的股权。

对于价格明显涨高的稀缺钴资源,宁德时代通过订货和废旧电池回收再利用,获取稀缺钴资源。2016年它与世界最大钴供应商嘉能可达成4年2万吨的供货协议;宁德时代直接、间接持有广东邦普52.88%的股权。关系密切的它们于9月3日出资36亿元成立宁波邦普时代新能源有限公司,从事正极材料及相关资源的投资和经营。

综上,新电池技术、海外国内客户、多元应用市场、上游材料部署……宁德时代从产业链和供应链入手,为下一个十年做储备。

相关新闻

友情链接

采集